• <tr id='qW2baj'><strong id='qW2baj'></strong><small id='qW2baj'></small><button id='qW2baj'></button><li id='qW2baj'><noscript id='qW2baj'><big id='qW2baj'></big><dt id='qW2baj'></dt></noscript></li></tr><ol id='qW2baj'><option id='qW2baj'><table id='qW2baj'><blockquote id='qW2baj'><tbody id='qW2ba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W2baj'></u><kbd id='qW2baj'><kbd id='qW2baj'></kbd></kbd>

    <code id='qW2baj'><strong id='qW2baj'></strong></code>

    <fieldset id='qW2baj'></fieldset>
          <span id='qW2baj'></span>

              <ins id='qW2baj'></ins>
              <acronym id='qW2baj'><em id='qW2baj'></em><td id='qW2baj'><div id='qW2baj'></div></td></acronym><address id='qW2baj'><big id='qW2baj'><big id='qW2baj'></big><legend id='qW2baj'></legend></big></address>

              <i id='qW2baj'><div id='qW2baj'><ins id='qW2baj'></ins></div></i>
              <i id='qW2baj'></i>
            1. <dl id='qW2baj'></dl>
              1. <blockquote id='qW2baj'><q id='qW2baj'><noscript id='qW2baj'></noscript><dt id='qW2ba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W2baj'><i id='qW2baj'></i>

                NEWS CENTER

                【经济日报】卢连兴:金枪鱼不仅仅是美食

                发布时间:2022-08-16

                分享到

                微信图片_20220816084711.jpg

                金枪鱼不仅仅是美食

                卢连兴

                金枪鱼素有“深海极品”“鱼中之王”之称。它不仅是顶级食材,还具有更多传奇色彩—日本人将金枪鱼封为饮食之神,一年吃掉100多万吨,更将其视为健康长寿的“秘诀”;金枪鱼罐头则成为美国士兵的重要口粮,战争期间美国金枪鱼消费一度占到全球的44%;中国打破美日“金枪鱼封锁”的艰苦努力,更是应对保护主义的鲜活案例。

                刚刚切好的金枪鱼片,夹起一片大腩,直接放入口中,感受着原汁原味的细腻口感和鲜美,舌尖上的享受会时刻提醒老饕,这就是素有“深海极品”“鱼中之王”之称的珍馐美味。

                不过,大多数人可能并不知道,金枪鱼不仅是顶级食材,还具有更多传奇色彩,甚至是“争端”。

                夸张的膜拜

                众所周知,日本人特别爱吃鱼,海产品人均消费量居世界第一位。尤其是金枪鱼,在日本饮食中的地位更是备受尊崇。甚至有日本诗人专门作诗盛赞:“我是鱼中的王者,美味的顶点,食材的至尊,无可阻挡,无可违逆,我就是你味蕾的全世界。”

                统计显示,占世界人口不到2%的日本,竟消费了全球20%至30%的金枪鱼以及全球80%的蓝鳍金枪鱼,是世界上金枪鱼消费总量及人均消费量最高的国家。据1996年《世界热带农业信息》的报道,当时全球金枪鱼捕捞量只有350多万吨,而日本的消费量就超过100万吨。随着捕捞量的增加,近几年,日本金枪鱼年消费量一直维持在100万吨至200万吨之间。

                笔者的一位美食家朋友是个典型的“日本通”,对金枪鱼更是情有独钟。他爱金枪鱼,主要是因为其口感。“油香四溢,油脂宛若雪花密布,入口即化、妙不可言”,每当说起金枪鱼,他总是一副心驰神往的样子,闻者也难免食指大动。

                不过,对于更多日本人来说,金枪鱼身上所特有的“长寿密码”似乎更为诱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日本多年蝉联世界最长寿国家排名榜首。2019年,日本女性平均寿命是87.45岁,男性是81.41岁,平均寿命达到84.43岁,连续20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位。同时,日本还是“健康寿命”最长的国家,很多耄耋老人甚至无需专人照顾,完全可以独立生活。医学界普遍认为日本人长寿的原因很多,是各种因素的综合结果,但有不少日本民众坚定地认为,好的饮食习惯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其中食用金枪鱼“居功至伟”。

                日本人的“金枪鱼崇拜”可能与其文化中的“封神”情结有关。在日本的话语体系中,经常会出现“什么什么之神”的称谓,稻盛和夫是经营之神、小野二郎是寿司之神、志贺直哉是小说之神、原一平是推销之神、早乙女哲哉是天妇罗之神等。人可以封神,器物、食物自然也可以,有陶器之神、石器之神、茶具之神在先,再来个饮食之神也不显得突兀。

                应该说,仅从营养构成来说,金枪鱼堪称健康佳品,长期食用也确有好处,但指望它包治百病,确实是异想天开。

                另类的消费

                美国也是金枪鱼的重要消费国,金枪鱼罐头消费量居世界第一位。历史上,美国与日本两国的金枪鱼消费之和曾一度占到全球总销量的七成以上。

                美国人为何也如此钟爱金枪鱼?其中的奥妙又在哪里?

                今天,在美国大部分超市里都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金枪鱼罐头。以前可不是这样,普通人要想吃点金枪鱼还是很困难的。

                据说,早年间金枪鱼在美国还并不为人所推崇,更不用说把它作为高端食品了。当时,保鲜技术尚不成熟,加工方式也很粗放,导致金枪鱼捕捞上来后很快就会变质发臭,大多数普通民众根本不屑于食用,只能被当作犯人的牢饭。以至于在美国的监狱小说中,“世界上最腥臭的金枪鱼”已经成了一个梗,专门用来代指监狱虐待犯人。

                后来有人发现,很多犯人出狱后,身体比以前更加强壮了,很多人都当上了健身教练;智商似乎也提高了,甚至还有人成了科技精英。这一研究结果引起了美国有关部门的重视,对金枪鱼产品的研究与推广也变得热门起来。

                精彩的还在后面。

                熟悉欧洲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欧洲早年的“兵法”里,几乎找不到类似“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表述。史学界认为,这应该与欧洲人喜食肉食有关。中世纪的欧洲,还没有靠谱的肉类腌制技术,士兵出门打仗,顶多带点咸肉干果腹。至于粮食,那是“奢侈品”,又占地方又重,得专门雇人来背,一般人付不起这个费用。这也是当年不少欧洲军队经常打一路、抢一路的原因所在。

                直到1804年,法国人发明了罐头,情况才发生了变化。罐头可以保存几十年不变质,罐头的“年龄”超过士兵的年龄更是常事。其发明使得军队长期作战、远距离作战、高强度作战成为现实。有人据此评价说,罐头“决定”了世界战争格局,影响了世界历史进程。

                金枪鱼与美国犯人的神奇故事为人所熟知后,美国政府迅速把金枪鱼罐头列入战备物资,甚至为此一度剥夺了普通人的消费权利。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一盒金枪鱼罐头、几片压缩饼干,就是士兵们一天的口粮。

                数据不会说假话。据国外媒体报道,无论是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还是伊拉克战争,每次战争一爆发,美国金枪鱼厂商的利润就暴涨。战争期间,美国金枪鱼消费一度占到全球的44%。

                万万没想到,总是出现在餐桌上的金枪鱼,竟然会以如此方式参与到人类另类的消费中。

                熟悉的“味道”

                无论日本和美国对金枪鱼的看法是不是科学,都不妨碍他们排斥其他国家成为金枪鱼消费大国。毕竟,人口基数摆在这儿,如果没有养殖技术加持,供不应求是必然的。

                说起来,中国能够争取到捕捞金枪鱼的资格,还是经历了一番波折的。用渔业的专业术语来说,就是“入渔”。

                早期,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都将食用金枪鱼视为自己的偏好,希望把其他国家的海产品爱好者排斥在金枪鱼消费群体之外。

                随着我国国力提升、国际话语权不断加大,1988年,经过反复、艰难的谈判,中国终于获得了金枪鱼入渔权。

                紧接着,技术封锁来了。据说,当时西方发达国家连淘汰的二手金枪鱼船都不肯卖给中国。而中国也确实没有相关技术,自己造不出来,不得不通过第三方高价购买。冷藏金枪鱼的超低温设备等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直到多年后,这段龃龉才算彻底平息。一方面,中国自己的金枪鱼船造出来了,超低温设备难题也攻克了,再搞技术封锁已经毫无意义;另一方面,中国的金枪鱼市场并未如预期般迅速发展起来,消费量一直在低位徘徊,中国捕捞的金枪鱼要么是以原鱼形式直接出口,要么就是运回国内加工成鱼片、鱼柳、罐头后再出口,只有极少量供应给了国内的日料店或酒店。

                农业农村部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远洋渔业金枪鱼捕捞量为42.38万吨。同年,中国金枪鱼交易中心的数据显示,我国金枪鱼消费量增至万吨。

                其实,吃不吃金枪鱼本身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从入渔金枪鱼的艰难却能看到美西方处理问题的惯用套路。很难讲,当年这些国家的行为到底是为了金枪鱼,还是以金枪鱼为借口,只能说,无辜的金枪鱼不负其名被当了枪使。

                看看今天被各种壁垒拒之门外、被各种手段“花式”打压的中国企业,再回望那些年的金枪鱼,有没有闻到一种熟悉的“味道”?

                当然,贸易保护主义等逆全球化的浊浪和逆流终究不能挡住经济全球化的大势。


                来源:经济日报